出监教育中心副主任朱光华介绍
2020-07-09 23:5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1983年,因为流氓罪,我被判了4年,当时给我转到新疆劳动改造。”张民说,被判刑时,北京只有一条地铁,他总共也没坐过几次。1988年刑满释放后,他就回了老家。

比起刷卡上下地铁、银行领号,张民最头疼的是学电脑,他不知道,如今已经普及智能手机了。

在该中心其他房间,记者又看到了模拟的公交车站、地铁站、户籍办事大厅等相关场景。

出监教育中心副主任朱光华介绍,出监教育中心建立社会模拟教育系统,就是为了让张民这样长期与社会脱节的服刑人员能够在出狱前,接受社会的新鲜事物和新政策,使他们不会因为好奇和贪欲再次走回监狱。

张民随后又走向地铁模拟进站室,看了地铁视频他才知道,现在进出地铁都要刷卡。

看着身后墙壁上张贴的最新北京地铁线路图,张民自称有点晕:“以前坐过地铁,都是人工检票,线路也只有1号线和2号线。”

此后,张民获得改判,由无期徒刑改判为有期徒刑。在监狱干警的教导下,张民表现积极,经过15年的服刑改造,张民即将刑满释放,他被转到了出监教育中心接受为期3个月的教育。

“十多年前,一个刑满释放的人进超市后,看到很多人刷卡结账,“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张小卡片就能随意拿走超市的东西,加上离婚、就业碰壁,他最终卧轨自杀。当时监狱没有对即将获释人员回归社会的心理疏导。”朱光华介绍。

49岁的服刑人员张民(化名)正在模拟银行内等待窗口叫号。对于张民来说,在银行领号机拿票是件新鲜事儿,“我进来前,银行没那么多人,没听说过排队领号,也没见过专门发号的机器。”

“我因为替朋友出头,将人失手打死了。”张民说,之后他逃往新疆,辗转新疆和烟台两地,直到1999年,才被警方抓获。“被押回北京时,刚一下火车,就发现哪儿都不认识了。”张民因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被判无期徒刑,他不服判决并一直在申诉。

刚一进中心大门,就发现走廊地面上画着机动车道和非机动车道,还有红绿灯、斑马线。

电脑打开后,张民不知道该干什么,他觉得已经与外面的世界完全脱节了,听狱友介绍上网可以看新闻,张民有点纳闷,“我每天都看报纸,干吗还要上网看新闻?”

朱光华告诉《法制晚报》记者,服刑人员在十余年甚至更长的规律生活后,出狱后将要自律生活,不安情绪可能出现,尤其是无亲可投、无固定住所、无经济来源的“三无罪犯”,甚至不惜犯罪,以求重返监狱。

看着别人用上了,张民有点急,“我这屏幕怎么不亮呀?”管教民警按下主机箱上的开机键,瞬间,主机启动,显示屏亮了,张民赶紧记下开机键的符号。“原来按这个就能亮。”

据了解,教育中心有近200课时的相关课程,为服刑人员讲解社会发生的新变化和新鲜事物,其中还包括聘请各服刑人员所在区县的职能部门前来讲解政策。

“张民目前刚刚被转入出监教育中心,他还要面对超过3个月的出监教育。”朱光华说。

张民告诉记者,“希望这200课时的课我全能学会,免得出去两眼一抹黑。”

在模拟室,张民刷了一下卡,屏蔽门打开,等“车厢”内的“乘客”顺次下车后,张民等人才顺序上车。

教育中心专门建立了局域网的模拟上网等课程,但是张民连开机都不会。在电脑室内,张民对着液晶显示屏一直在发呆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hlrlntws.cn山西省运城市沾链绿色农业开发有限公司 - www.hlrlntws.cn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