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离开
2020-08-23 13:0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老徐觉得就吸一次,以后可以不接触毒品,也没什么,“我都这把年纪了,什么困难没有碰到过,没什么大不了的,当时还觉得自己不落伍。”

受到老徐的影响,其他几个老人也染上了毒瘾,“我们年轻有很多愿望没有实现,在吸毒时,觉得年轻的梦想实现了。”

在老徐的房间里,还有一张弓弩,“等我没钱了,我就拿着它去抢毒品。”

民警控制了开门的老徐,直接进入里间,发现桌子上摆满了吸毒的工具,旁边还有几包毒品,老人们坐在沙发上很惊愕地看着警察。

2007年的秋天,有一次打麻将三缺一,老徐就叫来暂住附近的孙某,三四个小时过去了,老孙说有点累先回去一下。

经过一段时间观察,警方发觉,进出这间房子的人员年龄都在六十岁左右,一般下午来,深夜离开,大概有五六人。

根据警方掌握的信息,目前,吸食新型毒品有向中老年群体蔓延的迹象。在海曙区,从去年12月开始,已经查获多起中老年人吸毒的案件。

民警来到这户人家,敲开门一看,四个老人正在客厅里抽烟打麻将。警察要求老人的声音小点,老人们都说好的。

“从2010年至今,我们已经抓获了50岁以上的吸毒人30多人,这个数据比2009年抓获的5个要高出很多。”宁波市海曙区公安分局禁毒大队副大队长金剑说,老年人吸毒,更容易产生紧张、焦虑、幻听、幻视,影响身体其他系统的紊乱与失调,引发各种各样的疾病,吃不好,睡不着,心慌、气短,严重的有轻生自杀的倾向,另外,老年人患有心脏病、高血压的比例很高,这类人吸毒,很容易猝死,“政府部门在加强青少年远离毒品的宣传,也不要遗漏了老年群体。”

几次免费吸食后,老徐开始向老孙购买毒品。随着剂量变大,老徐每天的毒资达到500元以上,他将退休金、孩子孝敬的钱几乎花费殆尽,“如果这个老房子不是过户到儿子名下,早就被我卖掉了。”

民警离开后,联系海曙公安分局禁毒大队的民警,让注意这户人家的情况。

民警拉门离开的时候,忽然发现门后面的垃圾桶里,有一个矿泉水空瓶,盖子上面穿了孔,插着软管——这是一种吸毒用的自制设备。

在老徐的追问下,老孙带他去自己的住所看看,那就是一个带着吸管的玻璃瓶。老徐尝试性地吸了几口,口感很不好,多吸几口,十分钟后感觉开始“飘”起来了。

“家人应该多关心长辈的生活,不要认为保证了老人足够的物质生活,忽视了他们内心的空虚,常回家看看,不要让他们产生寂寞感,走上了吸毒的道路。”陈波说。

上个月,宁波市海曙公安分局鼓楼派出所接到孝闻街老居民区市民投诉,说她们的邻居经常在晚上打麻将,声音很大,影响休息,希望来管一下。

老孙回来后,一改刚才的疲倦,显得很亢奋,记牌的水平变高了,赢了不少钱,他有意无意地透露自己有“法宝”。

负责案件的鼓楼派出所民警陈波说,他们将加大对辖区内人口的管理,还要加强对吸毒人员的管控,以及对隐性吸毒人员的排摸力度。

老徐对民警说,“我们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,可这天来得太迟了,我花了五十多万了。”

孝闻街是一片老街区,居民大多为老年人,退休后有空就聚在一起打麻将、下象棋。

家人应多关心长辈,不要认为保证老人的物质生活就够了,从而忽视他们内心的空虚,要常回家看看。

根据侦查,缉毒人员确定这些老人经常聚众吸毒,就开始部署抓捕行动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hlrlntws.cn山西省运城市沾链绿色农业开发有限公司 - www.hlrlntws.cn版权所有